栏目导航

法律在线 大咖名流 娱乐新闻 汽车资讯 教育新闻 旅游新闻 社会文化 军事新闻 热透新闻 财经资讯
旅游新闻

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新闻 >

迪比特推行独立公司机制 誓夺业界第一品牌

发布日期:2022-09-19 09:41   来源:未知   阅读:

  “迪比特要做的是具有价值与价值影响力的企业,而不是只具有价格影响力的企业。”莫皓然强调说“未来三四个月,这三个中心将分别成立独立的公司,拥有独立的法人资格。它们并按既定的‘利润中心制’规则运行,如期足额兑现承诺的将上不封顶奖励。

  ”该公司资深顾问杨兵虎如此表示一年之前,上海迪比特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迪比特”)喊出了“夺取大陆手机市场第一”的口号,最终却以屈居第7,整体亏损收场。一年之后,迪比特再次传出要做业界第一的声音。

  与一年前不同,迪比特此次“第一”的目标变成了“全球最大ODM(原始设计制造商)厂商”与“全球最大的专业通路商”。

  4月15日,在迪比特营销策略发布会上,公司董事长莫皓然宣布,迪比特将一分为三,分别成立品牌中心、产品中心、销售中心。

  据悉,品牌中心将直接由莫皓然亲自负责。他表示,该中心的目标是成为具有高品牌价值的营销公司,专门负责迪比特品牌形象价值的包装与营销,目前的规模为100人。

  “产品中心的目标是成为全球最大的手机ODM厂商。”迪比特公司执行副总裁彭新淼介绍说,不同于以往,产品中心是一个完全打包的中心,它不但承担迪比特手机一条龙服务,同时还可以对外接单,继续进行OEM(原始设备制造商)业务。新成立的产品中心由彭新淼挂帅。

  与产品中心相似,新成立的销售中心除了负责迪比特自有品牌销售外,还将承担其他品牌的产品,同时可以进军专业的3C乃至其他领域的渠道市场。

  莫皓然表示,在6000多销售人员和全国23家分公司的基础上,迪比特希望将独立后的销售中心打造成联强国际股份有限公司(联强国际是台湾流通业的领导者,所销售的4500项以上的产品覆盖270个全球领导品牌。)这样的企业。“联强国际在短短几年就超越了竞争对手,占据台湾地区一半以上的市场份额,是一个奇迹。”他补充说。上海迪比特现任总经理陈冠俊将出任销售中心负责人。

  “迪比特要做的是具有价值与价值影响力的企业,而不是只具有价格影响力的企业。”莫皓然强调说。

  “未来三四个月,这三个中心将分别成立独立的公司,拥有独立的法人资格。它们并按既定的‘利润中心制’规则运行,如期足额兑现承诺的将上不封顶奖励。”该公司资深顾问杨兵虎表示。

  迪比特的结构变革始自去年冬天。那时,迪比特放出消息称,希望成立一个与生产完全脱钩的营销总公司,专做品牌、市场、销售。而事实上,自进入大陆以来,迪比特在组织尤其销售渠道方面的调整一直未停。

  2001年,迪比特大股东台湾大霸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霸”)曾力邀中邮普泰出任其产品大陆总代理,后来因为各种原因,迪比特花费3亿元人民币收回销售权。这是它的第一次渠道调整。

  此后,大霸在全国180个城市设立办公室,销售人员一度达6000人,最终因人力吞利,不得不实行“大区买断”模式,这是它的第二次调整。

  而这种模式之下,由于代理商主控销售,控制毛利,迪比特获利空间再度被压缩。另外,由于代理商隐瞒市场实际情况,迪比特也无法得到产品销售的线月,迪比特又策动了FD(直供)渠道变革,这是它的第三次渠道调整。

  而此次迪比特组织结构变革的背景则是,2004年国产手机遭遇了寒冬。不但波导、TCL重点企业业绩下滑得让人瞠目,熊猫易美等三线品牌更是退出了历史舞台。迪比特第二、第三季度销售也出现了大幅亏损。

  “我们确实没料到这种情况,虽然也用了价格手段,但效果不明显。最终导致收益预期从税前净收13.69亿台币调整至亏损8.98亿台币。”莫皓然说,迪比特2004年获取大陆第一的梦想也黯然破灭。

  该公司副总裁彭新淼对记者表示,过去一年,中国手机产业经历了有史以来的最大变动,对于厂家、渠道都是一次大冲击。“此外,手机牌照核准制作为一个标志性事件,成为引发大陆手机市场格局调整的导火索,手机业已经进入动荡转型期。”彭新淼称,“市场格局的变化,迫使企业必须进行战略变革。”

  莫皓然认为,尽管银根紧缩、洋品牌冲击是主要原因,但是,迪比特内部结构也同样有问题。“销售、产品与品牌管理之间的关系一直搅和在一起,最终令我们陷于困顿。”

  莫皓然对记者表示,也正是从去年5月开始,他对未来忽然感觉吃不准,一下子失去了方向。他声称这是他20多年职业生涯中“第一次迷茫的感觉”。

  莫表示,“一分为三”看似是分的过程,实际上是一次资源整合的过程。更大的风险?

  “迪比特的调整手法似乎师法南方高科,并没什么创新。”现场一位嘉宾对记者说。

  南方高科公司自2002年开始,借渠道变革之际,将公司组织结构变革为开发中心、产品控制中心、生产制造中心、市场营销中心。并在此基础上,全面进军3C渠道市场。该公司产品也从手机扩展到笔记本、液晶显示器、数字电视等领域。这一多元化模式曾被称作“龙腾数码”战略。

  该嘉宾直言称,迪比特不但口号“不切实际”,而且此次变革也有点“病急乱投医”。

  他认为,在手机行业中,迪比特并没有最核心的技术。因此,2004年惨淡收场后,转移风险就成了它的目的。“一分为三无疑是为此而来,但我认为这虽然可以暂时降低营运风险,但长远看,它给自己创造了更大的风险。”

  该嘉宾同时表示,迪比特的渠道调整了好几次,每次都只有短期效果。现在要做专业渠道,缺乏上游资源是它的缺陷。

  “效仿联强国际没那么容易,从手机生产到3C渠道,距离还很远。而且,联强国际早就不是纯粹的3C渠道商,电子零件产品线已占据它很大比重。”莫皓然并未谈及销售中心任何未来发展的具体规划。他一脸轻松地说,“做渠道根本花不了多少钱,甚至不需要钱。”

  他同样没有解释迪比特的银行负债情况。他只是声称,“迪比特有的是现金,银行负债非常合理。”而来自台湾店头市场(Over-the-Counter)证交所的消息称,迪比特去年亏损严重,去年底今年初,该证交所还曾对迪比特财务报告进行审查。

  不过,莫也许有他轻松的理由。记者获悉,4月11日,台湾大霸集团董事会通过了向上海迪比特增资现金的决议,拟办理现金增资8460万美元投资上海迪比特公司,其中4000万美元由总部认购,其余4460万美元由迪比特自行筹措。

  台湾大霸集团新闻发言人庄慧玉对记者表示,集团增资的目的是,“偿还其(迪比特)银行负债、改善其财务结构并充实营运资金,以达到强化其市场竞争力的目的”。

  而台湾大霸集团2005年3月份财报显示,迪比特自有品牌手机3月销售额约为1.6亿人民币,占集团当月合并营业收入89.17%。而1至3月总销售额仅5.21亿人民币,较去年同期负增长达64.65%。

  “全球最大手机ODM商”的目标也再次显示了这家公司在自有品牌与代工之间的摇摆姿态,这使得业界对它的信心开始消退。而台湾地区一个明显产业趋势是,代工与自有品牌正进一步走向分立。

  此外,由于品牌中心主要负责品牌营销,直接与迪比特品牌的发展关联在一起,而未来其他两个子公司负责业务执行,因此这就隐含了一个权力分配的问题。该品牌中心由莫皓然本人亲自兼任,似乎有更多的意味。

  “产品中心与销售中心必须服务于迪比特品牌发展的需要,因此,三个公司之间并非平行关系,而是一种隶属关系。即品牌中心有统筹另外两个公司的权力。此次调整是否伴随公司高层权力转移还不清楚,但是,从结构上来说,未来三者少不了矛盾冲突。”上述嘉宾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