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法律在线 女性生活 健康新闻 体育新闻 社会新闻 星声星语 金融新闻 历史咨询 时尚新闻 财经资讯
旅游新闻

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新闻 >

畅达交通科技赋能——青思学者们赴武汉调研对城市规划的思考

发布日期:2021-09-14 04:49   来源:未知   阅读:

  2021年6月24日至29日,第六届清华-SAIS双硕士学者暨青思智库成员赴湖北省武汉市进行实地考察。武汉是长江经济带核心城市、中部崛起战略支点,国家历史文化名城,楚文化的重要发祥地,同时也是一座与交通行业息息相关的城市。在交通和基础建设领域,武汉取得了许多里程碑式的成就,值得借鉴和学习,同时从这里也走出了一批批优秀的中国企业,他们凭借科学技术的核心竞争力和创造性高质量发展战略走向世界。2020年初,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席卷全球,武汉曾短暂地按下“暂停键”,而4月8日,武汉市解除离汉通道管控措施后,江城迎来重启,此后一年多来,武汉加快复工复产脚步,凭借区位优势、人才优势、和科技优势,浴火重生,再创辉煌。

  调研期间,成员们走访了中交第二航务工程局有限公司、武汉规划展示馆、湖北省博物馆、桥梁博物馆、建筑科技馆、汉江关博物馆等多个地点,对交通行业发展与城市规划这一系列课题进行了学习和探讨。本文将从武汉市发展史、交通行业具有代表性的案例入手,分析中国交通与城市规划、基础建设行业的未来发展之间的关系。#1

  武汉连接南北,扼控东西,素有“九省通衢”之称,是我国少有的集铁路、水路、公路、航空于一体的交通枢纽。在此次社会实践的过程中,青思智库成员们通过参访武汉市规划展示馆、江汉关博物馆、桥梁博物馆及建筑科技馆等地,对武汉交通发展状况如何影响武汉市城市规划有了更加深刻的理解。

  武汉,作为中华历史文化名城及楚文化重要发祥地,曾是南方版图上的军事及商业重镇。得益于其优越的地理位置,明清时期,武汉地区的重要性进一步凸显。明人张瀚曾在《松窗梦语》中说道:“大江以南,荆楚当其上游……其地跨有江汉,武昌为都会。郧襄上通秦梁德黄,下临吴越,襟顾巴蜀,屏捍云贵郴桂。通五岭,入八闽。其民寡于积聚,多行贾四方。四方之贾,亦云集焉。”而清初著名地理学家刘献廷在代表作《广阳杂记》中,也对武汉的地理区位进行了论述:“天下有四聚,北则京师,南则佛山,东则苏州,西则汉口,而汉口不特为楚国之咽喉,亦为九省通衢。九省之货皆于此转输,虽欲不雄天下,不可得也。”[1]可见,武汉在交通方面“九省通衢”之地位在当时既已确立,而这一美名之所以受到认可,也与武汉地处中部、两江交汇的优势区位条件密切相关。

  清朝末期,洋务运动及汉口开埠开启了武汉的近代化进程,江汉关的设立即为其关键性标志。一方面,1861年汉口开埠设关后,传统的市镇商业中心从汉水沿岸向长江沿岸转移,英国、美国、法国、德国、丹麦等国先后来汉通商,迅速在此抢占航运市场,武汉近代航运业开始兴起、武汉城市空间也得到了较大扩展。1873年,官办招商局在上海正式对外营业,同年便在汉口设立了分局,自置轮船、设栈房、码头,逐步开辟内河航线,武汉的近代民族航运业进入创建时期。民营航运业的发展同样不容忽视。截至辛亥革命前,武汉共有泰安、春和、利记、厚记四家民营轮船公司,主要经营汉口-仙桃、汉口-武昌两条航线]。另一方面,为救亡图存、发展民族经济,湖广总督张之洞在武汉先后建立了湖北枪炮厂、湖北炼铁厂等大型官办企业及一批民营工厂,对外贸易额逐步扩大,城市现代化初具规模,武汉一跃成为仅次于上海的第二大工商业中心。在这一阶段,“航运业”与“工商业”成为武汉城市发展的两大关键词。

  到了民国时期,孙中山对作为辛亥革命“首义之城”的武汉有着许多设想。在他所著的《建国方略之二:物质建设》的《实业计划》中,武汉应建成略如纽约、伦敦之大,并作为全国铁路系统中心、中国内地水运的“顶水点”以及中西部经济贸易的中心,将“首义之区变成模范之市。”针对武汉的水陆交通,孙中山还特别提到了要整治长江沿岸、大力发展铁路、以桥或隧道联系三镇等等。在武汉近代城市规划中,这些构想起到了重要的参考作用。百年后的今天,汉口龙王庙、沿江大堤已成为武汉最靓丽的治水景观;武汉三镇飞架长江、汉江两岸的桥梁和隧道已超过了20座;“九省通衢”的武汉已成为中国重要的综合交通枢纽城市,孙中山对于武汉的展望正逐一成为现实。二、知当下

  新中国成立后,武汉在桥梁、水路、铁路等方面均取得了长足的进步,这些变化均对武汉城市规划产生了深远影响。

  桥梁方面,最为标志性的成就即为公铁两用的武汉长江大桥,于1955年9月1日开工建设,1957年10月15日建成通车。武汉长江大桥将京汉铁路与粤汉铁路相连为京广铁路,形成中国最长的南北铁路大通道,而该铁路又与后来建设的汉丹铁路、武九铁路连结,奠定了武汉作为中部地区重要铁路枢纽的地位。从1957年武汉长江大桥建成到现在,武汉江面上已有11座长江大桥、11座汉江大桥,这一联结武汉三镇间的立体交通网络至今仍在不断丰富中。

  水路方面,作为长江的重要港口,武汉先后建设了汉南纱帽港、杨泗港、武汉港、阳逻港等港口。2010年,国务院出台了《关于加快长江等内河水运发展的意见》,武汉长江中游航运中心纳入国家内河航运发展的重点。2011年7月,习总书记视察武汉新港,提出把全流域打造成黄金水道。武汉长江中游航运中心建设上升到国家战略,湖北省颁发了《关于加快推进湖北水运业跨越式发展的意见》,提出“利用10年左右的时间,全面建成武汉长江中游航运中心”。

  铁路方面,根据国家2004年出台的《中长期铁路网规划》,武汉被定位为中国铁路四大枢纽之一。而自2016年《武汉铁路枢纽规划(2016-2030年)》获批以来,引入13条干线的放射状枢纽正在形成,客运系统将建立起以武汉、汉口、武昌、新汉阳为“四主”、 流芳、天河北站为“两辅”的新布局;货运系统则将创设“1+2+3”三级物流节点网络,其中,吴家山为一级物流基地;滠口、大花岭为二级物流基地;阳逻、光谷南、常福为三级物流基地。

  目前,武汉将“九省通衢”的交通条件与城市规划有机结合,计划将天河机场建设成全国重要的大型枢纽机场;建设京广、沪蓉“十”字型高速铁路系统,实现武汉至北京、上海、广州、成渝地区3-5小时高铁交通圈;建设四通八达的高速公路网络,实现半小时覆盖郊区、两小时覆盖城市圈、四小时覆盖周边省会省市的公路交通圈;并加速将武汉新港建设成为中部重要的近海直达港、远洋喂给港、长江中游航运中心。三、观未来

  武汉具有“国之中”的区位优势,承东启西、连南接北。然而,随着城市更新和现代化发展,居住人口增多,基础设施压力增大。机动车持有量增多,城市内部道路负荷加大;降雨后排水不利,道路变成游泳池;景区游客增多,通讯和网络设施难以应对需求。针对此,新时期武汉提出了“交通畅通工程”,提升市内交通网服务质量,建设交通强国示范城市。

  武汉“十四五规划”中提出,要加快构建系统完备、高效实用、智能绿色、安全可靠的现代化基础设施体系。主要内容有四:

  一是打造“主城联网、新城通达”的城市轨道交通网络。到2025年,形成14条运营线公里的轨道交通网络体系。

  二是强化主城、副城、新城组群及重要功能节点之间快速交通联系,构建“六环二十四射多联”的高等级公路集成式快速路网络。

  三是优化常规公交“快干支微”四级网络体系。强化城市各片区内部公交与外部公交的衔接,加快农村客运站、公交首末站建设和城乡公交候车亭标准化改造。建设公交换乘枢纽,推进公共交通零距离换乘。

  四是织密微循环路网。畅通主、次干道,完善“快-主-次-支-微”城市路网结构体系,打造全龄友好、四季友好的慢行网络。完善区域差别化的停车设施和管理体系。五是推动邮政和快件处理中心等基础设施与交通枢纽同步建设。加快邮政和交通运输公共平台互联互通,提高物流效率。

  路桥轨建设并行,湖北交通走在由“大”变“强”的路上,交通网络的一体化有利于疏通生产生活的运输堵点,人便其行、货便其通。(二)智慧交通建设

  作为国家中心城市之一,近年来,武汉在交通行业快速发展的同时,非常重视智能交通的建设,提出“以顶层设计为先导,全面谋划智能交通发展;以应用为导向,分块建设武汉市智能交通系统;以交通运行协调指挥中心为载体,集成交通智能化综合应用”的指导思想。

  目前,以智慧城市建设为契机,武汉正着力构建全市智慧交通大脑,以“全面感知”“整合共享”“管理精细”为核心,融合“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新技术,推动武汉智慧交通数字化基础设施发展。

  在轨道交通方面,该地创新使用了LTE技术,准全自动驾驶技术投入使用,地铁稳定性和服务效率明显提升;2021年还有国内首个自动驾驶主题景区武汉龙灵山景区对公众开放。景区内布置有七大类19辆自动驾驶车辆,供公众体验。

  “十四五”规划开局阶段,国家明确提出要充分发挥交通的引领带动作用。以高速、便捷、网络化为特征的现代交通,不仅能够促进当地经济社会发展,也有辐射和带动作用。武汉也有望发挥先行牵引作用,以高质量一体化建设综合交通关乎区域、影响全国。

  2020年初新冠疫情爆发后,交通与建设行业积极响应国家号召,迅速投入到抗疫第一线的战场,相继完成火神山、雷神山的建设任务,并为遏制疫情传播做出了不可忽视的贡献。在极短的时间内,面对高要求标准,中国企业运用自主研发的高科技技术和精确到分秒的规划方案,高质量地搭建了两座智慧医院,充分体现了“中国速度。”在建筑过程中,中国企业运用HDPE防渗膜、轻钢板材等高科技抗疫建筑材料,并率先运用集成应用智能化技术,借助5G、AI、云计算、大数据等现代信息技术,搭建智能化运维管理平台,实现了智慧安保、智慧物流、智能审片、“零接触”运维等智慧医疗关键要素。

  交通与建设行业的发展并非独居一隅,而是与国家的整体发展息息相关。随着中国综合国力的不断提升,中国建筑和交通企业早已走出国门,将目光拓展至广阔的国际舞台。而在几十年来的行业发展史中,建筑行业早已与中国的国际关系变得息息相关,一直以来,行业发展与中外关系两者之间相互影响。桥梁博物馆所陈列的中国建筑企业在海外项目信息,便很好地展示了建筑行业是如何为中外关系作出贡献。

  此次调研的中交第二航务工程局有限公司(简称中交二航局)、中铁大桥局等优秀单位,更是中国建筑企业“走出去”的成功案例。在与中交二航局的交流座谈会上,青思学者从行业前辈处了解产业的发展历程,更深入地认识到中国的交通与基础建设行业与中国国际关系之间的紧密联系。

  中国建筑企业的发展史与国家的总体发展路线紧密相连,自改革开放以来,越来越多中国企业将目光投向广阔国际市场,中交二航局便是首批走出去的建筑企业之一。早在1982年,中交二航局便已走出国门,进入海外市场。自此之后,中交二航局承包和参与了多项海外工程,其中包括著名的马尔代夫中马友谊大桥。作为我国援外工程改革后第一个试点项目和第一个援外资金与国家优惠贷款结合的项目,中马友谊大桥对中国发展和中马外交关系都有着极为重要的意义。

  自国家推行“一带一路”倡议以来,在湖北省省委、省政府的引领下,中交二航局更是积极践行国家战略,担纲央企使命,贯彻落实海外优质优先协同发展战略,踊跃参与“一带一路”国家基础设施投资和建设。截至目前,二航局共承接海外项目100个,累计合同总额85亿美元,其中“一带一路”沿线亿美元,目前海外在建项目24个,合同总额33亿美元,是当之无愧的“中国名片。”

  第一,公司产品类别呈现多元化。当前二航局海外业务涵盖港口、公路、桥梁、铁路、地铁、隧道、房建、市政及园区等多个产品类型,从劳务分包、建设施工、设计施工总承包到投资运营,发展品质不断提升。

  第二,市场范围不断拓展。目前二航局海外市场遍布亚洲、非洲、美洲、欧洲等四大洲,主要分布在马来西亚、菲律宾、越南、泰国、孟加拉、巴基斯坦、肯尼亚、尼日利亚、巴西、巴拿马、黑山、塞尔维亚等27个国家和地区。

  第三,管理能力逐渐提升。二航局在践行“一带一路”倡议进程中,加快推进国际竞争与生产要素统筹,强化技术创新和生产管控,积极开展属地化建设,风险管控能力逐步提高。

  第四,品牌影响继续扩大。以二航局为主力、中交集团为代表的中国桥、中国路、中国港、中国城等得到国际认可和赞誉。第五,产业联盟更加紧密。二航局与湖北省省内企业在多个领域有着密切合作,带动省内企业走向海外。肯尼亚内马铁路项目,二航局带领10多家省内企业参与工程建设;巴基斯坦瓜达尔港,带领6家省内企业参与施工。据不完全统计,2018年,二航局已带动省内产品出口约5000万人民币,工程分包约5.2亿人民币,随着海外业务的不断拓展,二航局把越来越多省内企业的优质产品及服务推向海外。

  与中交二航局类似,如今有诸多优秀的中国企业,正在迈向国际舞台,而在拓展海外市场的同时,中国建筑企业也肩负了塑造“中国形象”的一部分责任。随着中国企业自身的不断发展,以及我国国际影响力的提升,中国建筑企业在国际社会上的参与也有多维度的变化。一方面,国内市场逐渐饱和,更多企业将自身发展目光投向海外市场。同时,中国企业不断追求技术上的突破,进而确保了自身在国际行业内的领先地位。这些因素都促使中国企业在国际建筑项目中的参与日益增长。

  除了数量上的增多以外,中国建筑企业在外的影响也有了“质”的改变。如中交二航局等优秀企业代表,在海外履行业务时,不仅追求要“做好事情,”更强调要“讲好故事”——在发展海外业务的过程中追求文化融合,作为中国的一张张名片,给合作方与客户留下良好印象。如今中国建筑企业所提供的,不仅仅是中国劳动力,而是包括中国装备、中国技术、以及中国管理文化在内的一整套中国解决方案。中国企业在外国市场的参与也为改善其他国家对华印象做出了值得注意的积极贡献。

  然而中国建筑企业的国际征途也并非一帆风顺,受国际形势诸多因素的影响, 目前中国建筑行业在走出国门时面临三重挑战。首先,当前国际环境下,最显而易见的困难便是席卷全球的新冠疫情。持续一年多以来的新冠疫情不仅带来全球性的经济衰退,更给未来跨国际互动蒙上了一层充满不确定性的阴影。出于防控疫情考虑,诸多发展中国家将政策和财政支出重点转向管控疫情相关领域,这也对他国政府在交通和基建项目的投入产生了影响。

  其次,近年来的反全球化浪潮也影响了国际合作的热度。一些国家受内部民族主义等因素的影响,逐渐远离全球化,减少国际合作,并对外国企业在其境内开展业务的行为报有负面态度。而这种针对国外企业的敌意,在建筑业这类与劳动力就业密切相关的领域,表现得尤为凸显。在此背景下,部分中国企业在海外有意承包或参与的项目或受到源自当地政治因素的各种阻碍,同时亦增加了中国企业与当地民众时所面临的挑战。

  最后,自特朗普政府时期便日益凸显的中美贸易冲突,更是限制了中国企业在海外市场的发展。随着中美摩擦升级,美国逐渐对部分中国企业施加管控,限制甚至禁止中国公司参与部分国际项目,尤其是在新基建等与高科技产业相关的领域。除了明确禁止中国企业参与到美国及其核心盟友国家的建筑项目中,美国对华企业的诸多限制也加大了其他国家对中国企业的顾虑,进而增加了中国建筑企业拓展海外市场时所面临的挑战。此外,中美摩擦所带来的国际贸易与经济上的波动也限制了中国建筑企业在海外的投资,进一步影响了中国企业走出去的步伐。

  面对当前国际形势下的诸多挑战,中国企业勇于探索,采取多种策略,从多个方面寻求当前挑战的解决之道,提升自身竞争力,这其中有许多值得借鉴之处。二、我国基建走出去的策略

  首先是在稳固传统基建行业发展的同时,拓展海外新基建市场。传统基础设施是“一带一路”互联互通的基石,其涉及行业包括能源(电力)、交通(铁路、公路、机场、港口)、通信、水务等。“一带一路”国家多为第三世界国家和中等收入国家,交通基建空间和需求较大,这使得交通基础设施建设成效颇丰。2018年国家交通行业新签合同额在交通、能源、水务和通讯四个行业中占比位居榜首[1]。在传统交通基建“走出去”的基础上,企业实施传统基建的改造升级,结合5G、物联网、云计算、机器视觉等新型技术,对交通运载工具、装备、路网、本港台最快报码室!枢纽等进行智能化升级,实现对人、车、路等交通要素的连接。以传统基建为依托,通过“新”与“旧”打包的方式,带动新基建走出去。

  在港口建设方面,同样可以利用5G、车路协同、大数据等技术进行传统港口的升级改造,建设无人化、自动化、智能化的港口。例如以色列阿什杜德新港建设工程,www.012666.com,便是中国企业在发达国家承建的最大港口设施建设项目,如今被誉为以色列“新七大奇迹”。再比如振华重工全球首发智的能跨运车等技术,已在国内外的自动化码头应用。该公司已经为17个国家和地区的44个码头提供了自动化码头的相关产品和服务。[2] 其中自主研发的自动化系统和电控系统还成功在意大利瓦多港自动化码头中亮相。

  中国新基建走出去的步伐仍有很大提升空间。在交通运输部印发的《关于推动交通运输领域新型基础设施建设的指导意见》,其中主要任务之一便是打造融合高效的智慧交通基础设施,并提出了打造智慧公路的要求,包括深化高速公路电子不停车收费系统(ETC)应用、推进车路协同设施建设等。基于我国逐步发展的智慧公路相关技术,在对外修建高速公路时,未来可将配套技术一并建设落实到位,不仅能带动我国新基建“走出去”,还能切实提高他国的基础设施水平。(二)高度重视新基建技术研发

  作为硬实力,技术是我国新基建走出去的根本要素。如今我国建筑行业在国际上所享有的优势,很大一部分便来自我国过硬的技术水平,而在行业内高超的技术来源自我国全方位的创新。如今我国建筑行业已采取多个创新模式。许多企业进行应用性创新,例如在借鉴其他行业的经验和技术,进而解决设计与施工中所遇到的挑战。如二航局便强调在实践中创新,不仅要做“一带一路”的实践者,更要在解决实际问题的过程中追求创新,将“推动”和“实践”作为发展的核心理念。同时不少行业依旧保持前沿式研究,力争在遇到相关需求前,预先进行研究。此外还有进行基础性研究,通过对理论性成果的总结与探索,进而推进理论上的创新与突破,达到“纵向研究”的效果。实际上,许多中国企业都采取“齐头并进”的,同时推进上述多种模式的创新研究路径,而在研究创新上持之以恒的投入才是这些中国企业核心竞争力的来源。

  在未来,只有在如5G、互联网等高新技术领域技术过硬,我国新基建才能顺利在世界市场中占有一席之地。因此,未来国家和产业也应鼓励技术研发、提高研发效率,并可从以下三个方面来继续推动。

  第一,发展高新技术产业区,进而发挥聚集效应的作用,可借鉴美国硅谷模式。硅谷是由美国各级政府出资,在该地区组建了五百余家高新技术企业孵化器,为高新技术企业提供低租金的办公场所、通讯设施等支持,而这些高新技术产业的聚集助力,最终使其成为世界首屈一指的高新技术区。我国可出台相关政策,促进高新技术产业区聚集,配套完善的人才引进措施,提升技术硬实力以推动我国新基建等行业走出去。

  第二,培养人才是技术创新的关键。深化产学研是国家提出的新趋势,科技部在《关于政协十三届全国委员会第二次会议第0961号(科学技术类055号)提案答复的函》中提出推进以企业为主体开展产学研协同创新体系建设,健全支持创新人才培养和评价激励政策,进一步完善促进科技成果转化的政策。我国可以借鉴海外产学研发展经验,完善相关法律体系,设立政府专项资金,支持创新型人才培养,鼓励企业投资科研。

  最后,引进人才也是促进我国科技发展的重要一环。其中最为直接高效的方法是提供经济补助和相关福利措施,此方面可以参考山西省相关政策。山西省《关于加强新形势下引进外国人才工作的实施意见》提出,省级重点引才项目和常规引才项目,每引进1人次分别资助10万元和5万元。具有硕士以上学位的外国人才来晋工作1年以上的,省财政一次性资助来晋国际旅费。这些都有效地提升了山西省对关键人才的吸引力。

  宣传自身的优势与能力也是走出去策略中的重中之重。许多企业巧妙地利用重大国际活动的平台,运用、展示、和宣传各项新基建成果,进一步开拓海外市场。比如我国先进的5G+4K技术,就在2019年于武汉举行的世界军人运动会中得到了进一步彰显。赛场内,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在海军五项赛事报道中利用该技术,制作实时超高清画面,给世界观众带来全新的高清体验。赛场外,5G技术同样引人注目。武汉国际智能网联汽车示范区引来世界各国记者前来参观,区内“5G+北斗”智慧交通体系和无人驾驶汽车让人耳目一新,充分展示了我国新基建科技的雄厚实力。观众良好的体验将拓宽我国5G技术的海外市场,开发潜在客户。此类国际活动都极为有效地帮助优秀的中国成果走出国门,走向世界的大舞台。

  虽然如今全球化在世界的一些区域备受挑战,但诸多中国建筑企业仍然坚持全球化的发展路线,并在同时强调公司多样化,通过提供一套为客户着想的服务,提升自身在国际市场的竞争力。比如在部署海外项目时,强调促进第三方合作与产业属地化。一方面,二航局等企业寻求从上至下加强与第三方合作,在完成项目时适当的情况下引入除中方与客户方以外的其他国家或竞争对手。这不仅增加了项目在国际中利益相关方,同时也提供给客户更多选择,能更好地满足客户需求,由此做到缓解客户的担忧并提高满意度。另一方面,诸多中国企业追求做到在海外“落地生根,”结合并融入项目所在当地的社会与文化,为所属国做出积极的贡献。这些措施和策略都增加了中国企业在外的竞争力,并在完成项目的过程中真正实践了全球化、多元化的国际发展。

  为提升自身竞争力,许多中国企业积极拓展业务覆盖面,推动产业链一体化走出去。从传统的基础施工和承包业务往前后两端拓展,目前如二航局等企业已经提供包括前期设计和总体规划规划、融资投资、以及建成后维护等一整套服务,将自己打造成一个综合服务商和投资方。这些优秀企业在巩固自身优势的基础上探索新的领域,进而架构完整业务体系,使得企业在各领域间发展得到正强化。在服务理念上,中国企业不断升级,将自身资源进行整合,最终达到在掌握领先的技术同时,提供给客户良好的顶层设计,进而设计一套新的业务体系。总体来看,提供一体化业务服务不仅加快了中国企业走出去的步伐,同时也真正做到了为客户着想,帮助委托方降低项目的整体成本。通过将后期的运行与维护与前期的设计与建设环节结合,中国企业更高效地发挥自己优势,塑造自身的独特竞争力。

  本文回顾了武汉城市发展历程,分析了武汉作为集铁路、水路、公路、航空于一体的交通枢纽在交通产业协调发展方面发挥的示范性作用。同时,武汉市应对城市发展的现实要求,加快城市现代化建设,以交通产业发展促进城市规划、助力城市转型。此过程中相关企业紧抓发展机遇,重视科技创新和人才培养,在基建领域形成以自主知识产权为主导的技术标准体系,掌握世界领先技术。在港口、公路、桥梁、设计建设等方面稳扎稳打,不断发展自身实力的同时,也以高质量严要求的水准走出国门,为其他发展中国家基础设施建设给予支持,打造全球化时代的中国名片。本文回顾了我国基建发展历程,可以提炼出以下特点:传统基建带动新基建发展,高度重视新基建技术研发,通过国际活动的宣传新基建成果,坚持全球化、多元化的发展路线,以及完善产业链、提供一体化服务等。结合我国基建国际化发展情况,对于如何进一步推进新基建走出去,青思学者提出了几点建议:坚持重视新基建技术研发,如发展高新技术产业区,发挥聚集效应,自主培养人才与引进人才相结合等。此次实践中的青思学者们从历史发展、横向对比等多个角度学习了武汉交通与城市发展建设历程,对交通发展状况如何影响城市规划有了更加深刻的理解,对城市现代化驱动力和未来发展的可能性有了更加深入的思考。

  青思智库(NexGen Global Forum)由首届清华-霍普金斯全球政治与经济双硕士项目的学生所设立,旨在重新检验当下国际问题的分析框架,促进中国与世界在外交政策与文化观念上的相互理解。我们的成员具有多元背景,分别来自中国、美国、韩国、加拿大、英国、泰国等国家。我们致力于搭建一个平衡与包容的对话平台,兼顾传统与创新,突显来自学界、政界与商界的多维视角。衷心期待您的参与!

  清华大学与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问题研究院(SAIS)合作的全球政治与经济双硕士学位项目是中国与美国高校首次开设的全球治理双学位项目,实行共同招生,采用国际化标准的培养模式和管理模式。中外学生结成一个共同学习与生活的集体,将教学与政策训练相结合,旨在培养胜任全球层面的政策分析、设计与实施的国际治理人才。